社会新闻

首页 > 新闻动态 > 社会新闻 >

给同学朋友学生的一封信

 

诸位,你们好!

1986年我抱着成为一个科学家的梦想离开了北京清华校园。翌年很幸运地被国家选派为公费留学生,赴英国留学。在英国两年多时间,获得了博士学位,随后,又继续三年博士后的深造。1993年初返回祖国,至今已经20年了。

在过去的20年里,我亲眼目睹了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提高,我自己的工资也从年薪不到1万增加到了几十万,达到了西方发达国家教授的工资水平。在这一巨变过程中,科学技术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2年,中船重工集团公司党组委以我重任,让我出任第702研究所所长职务,由此因缘,我有幸获得良机,也参与了“蛟龙号”载人潜水器的研制,并被委任为第一副总设计师和总体与集成项目负责人。经过10年拼搏,攻克重重难关,我与同事们终于完成了国家交付给我们的使命,研制成功“蛟龙号”载人潜水器。2013年,中国的10多位海洋科学家,第一次搭乘我们研制的“蛟龙号”,下潜到数千米的海底,看到了他们过去从未看到过的深海生物和资源。

“蛟龙号”载人潜水器的研制成功,使我国跻身于国际深海发达国家俱乐部,但这离十八大报告中要求的“海洋强国”目标尚有较大差距,还需要我们这一代海洋人继续努力。

“蛟龙号”的研制成功,与我国载人航天等项目一样,是我国现行科研体制中所取得的重大成就。因此,不可否认,与其它国家的科研体制相比,我国现行的科研体制,自有它的优势,那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和效率。但从一个基层的科研人员来看,我还是觉得它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我国现行科技体制中存在的问题,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

(1)新概念型号项目立项周期太长,一般均要从基础的基金项目,再到关键技术攻关的预先研究项目,然后才能上型号产品研制。由于这三个阶段项目的立项、审批部门不同,承担研究的人员和单位也不一样,致使大量基础研究和预先研究成果得不到应用,或者由于没有针对特定的型号设计来进行研究,其研究成果在型号产品试制中,往往也不能实际应用。这一问题,除了经费和人力资源的浪费外,那就是一个新的概念和好的科研项目,往往被人为的拖延落后。“蛟龙号” 乃是一个典型例子,立项10年,研制10年,整整化了20年時间。

(2)现在承担国家科研项目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基本上都是事业单位,由于国家已经给事业单位下拨了工资,因此,在国家下达的科研项目中就不允许再支付人员工资。但由于事业经费中的工资指标只有科研人员实际收入的很小一部分,因此,科研人员必须寻找其它科研项目来补充工资,或私下从国家下达的科研经费中提取部分科研人员的工资。这种規定和做法,都导致科研人员无法专心致志于科研,这对于攻克世界一流的科学技术难题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3)项目支持的不配套性往往使科研成果的作用不能得到很充分的发挥。比如,就“蛟龙号”载人潜水器的研制来讲,科技部只能支持潜水器的研制,而不能支持母船立项;没有专门的母船,潜水器就无法配套试验和作业。为此必须向发改委申报立项一艘配套的科考船,但难度却很大,这就很难与潜水器研制实现同步。因此在“蛟龙号”之前研制的10多条潜水器均没有得到实际应用。“蛟龙号” 也正因为没有专用母船,只能临时找了一艘很旧的“向阳红09”号船替代,这就给“蛟龙号”的海试增加了非常大的困难。

(4)国家科研经费管理的繁琐与复杂性导致很难执行合同的计划进度。即使我们申请到了国家的科研经费,内部管理的繁琐复杂需要耗去大量的精力,致使大型复杂科研项目难于按照合同要求的进度完成,有时甚至即使延长时间也无法做好。

现行科研体制的改革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也不是一般科研人员所能左右,但作为一名普通科研人员,采取一些弥补措施来克服遇到的某些困难还是可能的。就我自己的实践和分析,我们至少可以有以下二种途径:

(1)争取高层领导的重视。由于现行的决策程序有可能导致一些好项目不能上,此时寻找更高层领导的重视是一种弥补手段,但这取决于机遇。“蛟龙号”项目就走了这种模式。我这个项目也已经获得上海市委韩正书记的批示。

(2)争取民间资金的先期支持,把工作做到一定深度之后再来争取国家的支持。

受美国的三个全海深载人潜水器均是靠民间资本研制成功的启发,我觉得也到了在中国探索民间资本支持国家的前沿科学技术的时候了,因此,我在完成“蛟龙号” 科研项目后,就在原单位辞去了所有的职务,并在2013年3月,受聘于上海海洋大学,组建〝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成立了一支全新的团队,从事研究开发全海深(11000米)的第三代载人潜水器。

在上海海洋大学和我家乡江苏海门市的领导、海门中学、张謇基金会等组织的大力支持下,在2013年5月6日,成功地举办了一个“海门日”活动,邀请了40多位海门籍的社会活动家和企业家与会,他们听完介绍后,即有多位人士当场表态给予〝深渊科学技术专项基金〞捐款,他们包括上海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先生200万,上海大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苏东先生50万,上海骏地建筑设计公司刘鼓川先生10万,海浦慧建筑设计公司总建筑师陈伯冲先生20万,上海邦太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郁平先生10万,无锡中润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陆小兰女士10万)。另外,本人除力尽所能向〝深渊科学技术专项基金〞捐款200万元以及从2013年4月起获聘沙特阿拉伯阿卜杜拉国王大学兼职教授所得全部收入(月薪6000美元)外,还积极动员自己的家人也捐了款(妹妹苏州市扮美染整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崔兰平100万,大弟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发展计划部副部长崔维兵10万,二弟苏州市扮美染整有限公司部门经理崔维平5万)。随后,在新民晚报作了有关报道后,又陆续有不少社会人士捐款(陈余欣小朋友5万,上海海洋大学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郑蓉女士5万,王芳副研究员10万,郭威研究员10万,潘彬彬工程师5万,中船重工第702所胡勇研究员10万,上海海洋大学海洋科学学院书记许柳雄先生1000元,江苏南通颐生集团董事长高利生先生15万,西安盛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总裁胡唐军先生5万,浙江太和集团公司董事长卢云军先生5万,象山东和船舶航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朝元先生5万,上海燕龙基环保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清华先生10万,上海臻元船舶科技有限公司结构工程师张锦飞10万,“深潜英雄”称号获得者,中科院声学所研究员杨波10万,“深潜英雄”称号获得者,中科院声学所研究员张东升10万,“深潜英雄”称号获得者,国家深海基地潜航员唐嘉陵10万,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黄小平1万;上海海事大学海洋科学与工程学院讲师刘蔚1万,科学技术部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 向长生9379元等)。以上总计已获得近800万元的民间捐助资金,这笔社会捐款,不仅为我们团队的组建和开展深渊科学技术研究提供了物质支持,更是给予我们团队的莫大精神鼓励。

现在,在上海海洋大学领导和学校机关以及海洋科学学院和工程学院两个学院的大力支持下,〝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各项工作进展顺利。目前已经完成了如下几个方面的工作:

(1)基本完成了团队的招聘:我从学生和朋友中招聘到了7名有经验人员,从上海海洋大学工程学院和上海海事大学招聘到了10名年青老师,共计有17名教师和工程技术人员从事潜水器的研制,另外,我们还从海洋科学学院和生命学院招聘了5位科研人员专门从事深渊科学的研究。至此,这个核心团队的建设已经基本完成,並已开始进行载人潜水器、无人潜水器和着陆器的设计工作。

(2)落实了总装车间和压力筒及小水池的建设。通过与临港高新园区的洽谈,他们负责总装车间包括小水池的设计和建造,上海海洋大学负责添置140MPa的压力筒及其它工作设备。按照双方达成的计划,到2014年底可以完成总装车间和压力筒及小水池的建设。

(3)落实了顾问团队的聘请和国际合作渠道。通过聘请国际顶尖专家作顾问,采用国际合作机制来实现技术上的跨越式发展是我们的一个重要手段。目前已经邀请到了11位在国际上享有声望的深海科学技术专家为顾问,他们是:

1)Don Walsh, 1960年下潜到马里亚纳海沟的深潜英雄。
2)William Kohnen, 美国载人潜水器协会主席。
3)James Cameron,著名电影导演,2012年自己驾驶单人潜水器“Deepsea Challenge” 号下潜到马里亚纳海沟。
4)Chris A. Welsh, 他已经建造了另一台飞行式的单人全海深载人潜水器“Deep Flight Challenger” 号,正在准备去冲击世界五大洋的海沟。
5)Sylvia Earle, 是位下潜经历最丰富的海洋女科学家,美国DOER公司的创始人,该公司也正在研制作业型的全海深载人潜水器“Deepsearch”。
6)Kurt Uetz,美国“阿尔文”载人潜水器更新项目的经理。
7)Anatoly M. Sagalevitch,俄罗斯“和平”号载人潜水器的总设计师和主驾驶。
8)Rob McCallum,美国Williamson and Associates公司的董事长,海洋作业装备专家。
9)Guillermo S?hnlein,美国海洋-太空论坛秘书长。
10)丁抗博士,海洋地球化学家,美国明尼苏达大学高级科学家,蛟龙号海试现场顾问和科技部验收专家。
11)林间博士,海洋生物科学家,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终身科学家。

此外,还有2位国内顾问:
1) 尤子平,潜艇专家,蛟龙号项目关键节点评审专家组组长。
2) 贾培发教授,863领域专家,蛟龙号项目关键节点评审专家组副组长。

(4)初步落实了科考母船的推进方式。通过《文汇报》的报道和海洋863领域办公室领导的引介,浙江太和航运有限公司、象山东和船舶航运发展有限公司、大连海道航运有限公司、彩虹鱼海洋科技开发应用国际有限公司等民营企业愿意与我们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合作共建科考母船,并由这些公司负责今后深渊科学技术流动实验室的运营以及为我国海洋装备市场提供更好服务等事项。按照初步的合作协议,2014年完成科考船设计,2015年完成科考船建造,2016年科考船及着陆器和无人潜水器可以投入科考服务。根据这一合作协议,我中心承担着陆器和无人潜水器的研制工作,在2014年完成着陆器的研制,2015年完成无人潜水器的研制。在学校的帮助下,我们已经获得了两个学科建设的项目支持,总经费为2700万,还有3000多万元的缺口经费需要通过民间捐资或申请其它科研项目来予以解决。

根据目前的进展,我越来越有信心在6-8年时间里完成深渊科学技术流动实验室的建设,同时把上海海洋大学的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办成一个国际知名的科研机构。这一进展速度的取得,得益于我初期的几个同学和家人的帮助。现在我中心的构架已经搭好,随后技术攻关的速度完全取决于经费获得的速度。我当然不会放弃任何向地方政府和国家有关部门申请经费的机会,但与此同时,在你们可能的前提下,给予适当捐款以集腋成裘,更希望扩大人气,感动一些大企业家的支持。

我这样做的一个初衷就是探索中国民间资金是否可以用于支持我国的基础与前沿科学研究。我写此信,就是希望你们小额捐助一点,扩大人气,为了便于我们使用,建议你们捐给我的私人基金,也欢迎你们把此信转发给你们的朋友,向他们积极推介。

捐款银行账号:招商银行天钥桥支行,开户人姓名:薛卫萍,账号:6225880211323663。

联系人:薛卫萍 13621964286 xuewp@sjtu.edu.cn 。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是我上大学期间的信条,我一直按照这个理念在为国工作,我现在想到了你们有可能帮我克服目前的困难,故给你们写此信,让我们大家把自己微薄的力量结合起来,为海洋强国建设作出一点积极的努力,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