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新闻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新闻 >

民间资本能否助力“深潜英雄”探底马里亚纳大

民间资本能否助力“深潜英雄”探底马里亚纳大海沟

4月26日上午上海海洋大学深渊科学技术中心主任,蛟龙号”第一副总设计师崔维成主持了第二届中国(上海)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的一个分论坛,并接受了新华网的采访,具体内容如下:

新华网上海4月27日电(记者 有之炘)“蛟龙号”第一副总设计师崔维成日前主持了第二届中国(上海)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的一个分论坛,但他演讲的内容并非关于神秘的海底世界,而是围绕探索前沿科技项目对接民间投资的话题。这位“深潜英雄”在挑战马里亚纳大海沟的阶段,决定不走一味依靠国家拨款的“寻常路”。

“英雄”的紧迫感

“蛟龙号”不断深入新的区域,一次次刷新纪录,它的第一副总设计师崔维成被授予了“深潜英雄”的称号。可在他看来,7000米的深度还不够,下一个目标是研制能到达海底11000米的载人潜水器,到达世界最深的马里亚纳大海沟底部,开创我国深渊科技新领域。

“蛟龙号”7000米海试成功后,崔维成意外地辞去行政职务,来到高校创建了上海海洋大学深渊科技研究中心。他的离开恰恰是为了向11000米的马里亚纳大海沟“全速挺进”。

谈及做出这一抉择的原因时,崔维成告诉记者,在国家层面,任何一个重大科技工程项目上马,须反复论证且耗时较长;其二,国家下达的科研经费由于无法用于支付人员工资,致使科研人员不能专心致志;第三,项目支持的配套往往不够完善,如“蛟龙号”的母船较旧,新的母船至今尚未批复。“按照传统的方式,国家立项研制11000米载人深潜器至少要到2016年,立项后的研制时间还需5-8年。”崔维成坦言,“当今世界在深渊领域探索的竞争早已白热化,一刻都耽误不得,所以我辞去了行政职务,探索新的运行机制。”

为了同最先进的深潜技术保持同步更新,崔维成邀请了全球顶级专家做技术顾问,其中包括独自探底马里亚纳大海沟的著名导演、美国地理学会探险家詹姆斯·卡梅隆。除了卡梅隆以外,一台由维珍航空公司老板出资研制的飞行式全海深载人潜水器已研制成功,另一台美国公司的全海深载人潜水器已设计完成,正在筹措资金。崔维成由此感叹道:“如果不尽快继续深入海底,我国独有的深潜优势可能在3-5年内丧失。”

不走寻常之路

按照崔维成的构想,利用从民间获取的研发资金启动前期研究,等待国家立项时就可以直接建造了,大幅缩短了研制的过程。一定程度上,这或许也是中国经济允许市场发挥更为重要作用的一种体现。

那么,崔维成试图探索的民间资本支持前沿科技项目,究竟是怎样的思路和模式呢?如何才能让市场上的“金主”动心呢?

首先,需要明确资金需求。据悉,“蛟龙号”的项目研发不仅仅只是潜水器,还包括水面支持系统(配套母船)、对驾驶员进行培训以及日常维护。崔维成估计,11000米深潜器的研制经费需要5亿元左右,其中一半来源于资金实力雄厚的机构或个人,还有一半来自于政府资金扶持。

其次是挖掘经济效益。在崔维成看来,潜水器背后有一系列的商业价值,包括娱乐体验,工程服务,科考探索,装备制造。其中,深海旅游观光、装备制造被视为商业潜力巨大。另外,投资方还可以利用这一契机,在国内开拓出服务于海洋科考的商业模式。

第三是从社会效益的角度感化投资方。“研究深渊海域对地球生态、气候、海洋环境保护、地震预报等都有重要意义,用科学激情感染他们,相信会有企业家愿意出钱出力。”崔维成称,“这是一种利于全社会的长期投资,而不是赚快钱的概念。”

“富翁”抛出“绣球”

这一“科学家+企业家”的创新模式,在崔维成的努力推动下似乎市场反响可观。温州等地的多位民营企业家主动找上门,表示愿意出资建造新的科考母船,目前母船资金已经到位。上海市国际技术进出口促进中心高级工程师陈宇向记者透露,11000米载人深潜器项目目前已筹集到上亿元的民间资本。

记者发现,在崔维成主讲的分论坛上,没有一个人半途离席。演讲结束后,不少潜在投资者饶有兴致地上前询问。

在场的上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建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投资这个项目颇有兴趣。“一方面,这种模式在国外已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另一方面,企业家之间沟通频繁,我们不仅自己考虑投资,还可以为此发起一个投资基金。”

另一家基金管理公司的负责人听罢也表示,对项目前景乐观。“从崔教授的介绍中可见,其专业度毋庸置疑,项目未来的可行性也是可预见的,后续市场化空间巨大。”这位负责人表示,“只是其投资回报的周期长了些,这是有待进一步考量的。”

事实上,不仅在国内市场,有些国外的投资方也对11000米载人深潜器的项目显示出兴趣。上海市国际技术进出口促进中心高级工程师陈宇向记者透露,此次同来参加上交会的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吴碧瑄在了解到崔维成的计划时,表示非常有兴趣。“近几周,崔维成可能会去美国同特斯拉高管会面,探讨未来合作的可能性。虽然表面看来,一个在水下潜、一个在地上跑,似乎关联不大,但两者一些技术环节有相通之处。”陈宇说。